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还不算太笨

月下菜花贼 Ctrl+D 收藏本站

????还能有什么事比最亲的人出卖自己更让人痛心的吗?

????此时付金黄感觉天塌下来了一般,心如刀绞,目光直逼着付玉飞,后者直接视而不见,但面上的愧疚之色却是越来越浓。

????人谁能无情,付金黄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至亲至爱的人,付玉飞感觉自己这样做一定会遭天谴的,但为了活命,他没有别的办法。

????“付老板,恭喜你养了一个这么好的儿子。”江星也没料到付玉飞竟然这么没良心到畜生不如的地步。

????黄泽、差号以及包围付金黄的十几个青年,这时彻底的从心里瞧不起付玉飞,为了活命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能出卖,这样的货色还配做人么。

????就连站在一旁的虎哥四人也都有种冲上去暴打付玉飞一顿的冲动,畜生,十足的畜生。

????付金黄被气的一口气愣是没提上来,差点晕厥过去,瞪着付玉飞的眼珠子充满了失望。

????“江星,要杀要刮随你便吧!”

????付金黄的心彻底凉了,他红着眼圈抬头望着房顶,一脸的绝望。报应,这真是自己的报应,十年前他为了活命出卖了自己的大哥,十年后他的儿子出卖了他,难道冥冥之中真的有因果报应吗?

????如今的付金黄已经感觉死亡不再那么可怕了,或许还是一种解脱。

????“江星,最后求你一件事,放了玉飞,要杀你的人是我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付金黄语气沉重的说道,这一刻他莫名的没有责怪付玉飞,付玉飞终究是他教导出来的儿子,做出这样的事来,也怪不得别人。

????可怜天下父母心,无论自己的孩子犯什么样的错误,做父母的总能找到一个开脱的理由。

????“看来,我没来晚哪!”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随后一个穿着儒雅的中年人带着几个青年走了进来。

????屋子本来都不大,一下子又进来几人显得更加的狭小了。

????当付金黄看到来人之后,神色一愣,“段总......”

????不错来人正是段氏集团的董事长段南山,段南山上身穿着喜欢的那种仿清服装,手中拿着佛珠不停的转动着。

????此时段南山脸上带着文雅的笑容,看了付金黄一眼,“付老板,咱们又见面了。”

????“段总,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付金黄疑问道,他看到段南山后,心底升起了一丝希望。

????段南山和蔼一笑,没有说话,转头看向了江星,“阿星,又快两个月没见你了。”

????“段叔。”江星面对段南山时,露出亲切的笑容。

????随后江星和段南山两人轻轻的拥抱了一下,黄泽和差号也都恭敬了喊了一声段老板。

????付金黄看到江星和段南山亲近的样子,又是一道惊雷劈了下来,江星怎么可能认识段氏集团的董事长,要知道段南山在东海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黑白两道提及此人谁不恭敬的喊一声段爷。

????今晚太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付金黄感觉自己的脑子真的不够用了。

????“段总,江星到底是什么人,我想死个明白。”付金黄神色颓废的说道。

????“阿星你没资格知道,总之他是一个你惹不起的人。”段南山语气清淡的说道:“要怪只怪你的儿子不该招惹阿星。”

????付玉飞的脸色此时极为的难看,没想到江星竟然和段氏集团有着直接的关系。自己为什么要招惹江星,付玉飞后悔的牙齿都快咬掉了。付玉飞现在甚至有些怨恨杜原妙,如果没有杜原妙自己怎么会跟江星出现过节。

????“这次段氏集团跟我的合作,应该是预谋好的吧!”付金黄忽然想到了合作的那件事。

????“是的。”段南山直接说道。

????付金黄很快的明白了过来,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最终他叹了一口气,“我也真够笨的,现在才想明白怎么回事,签合同的时候你们不让我用公司的名义,而让我用个人的名义,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因为我根本活不长,你们随时可以终止合同,而我投资的那些钱就打了水漂,甚至负债累累,说轻点叫破产,说重点叫家破人亡。”

????“你又说对了,现在我才发现你还不是太笨。”段南山淡淡一笑道。

????“哈哈哈哈......”

????陡然,付金黄莫名其妙的大笑了起来,仰头看着房顶笑的声音越大,他的眼泪流的越快。这一次他败的心服口服,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他想不败都难。这一次付金黄把什么事情都看透了,他觉得自己好傻好傻......

????“段叔,好长时间没陪您吃饭了,请你吃饭去不去?”

????江星分别看了付金黄和付玉飞一眼,然后对着段南山说道。

????“难得阿星请我吃饭,我怎么会不去呢。”段南山畅快的说道。

????随后江星和段南山转身走了出去。

????“江星,我求你放了我吧!我真的知错了。”

????付玉飞见江星要走,心中大急,带着无助的哀求,大声的喊道。

????可是江星没有回头。

????夜,已经深了,万物俱寂......

????江星和段南山一起离开了,付玉飞望着黄泽和差号冰冷的眼睛,心底最后一丝防线也崩溃了,双腿一软就跟一滩泥似的倒在了地上。

????而付金黄依旧望着房顶,时而大笑,时而痛哭流涕,对于一个心里麻木的人,死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那么恐惧了。

????秋风依旧,江星带着段南山来到一处烧烤的夜市,要了些烧烤,两人喝了不少啤酒,饭间聊起奶奶的事,江星心中就感觉温暖,一顿饭吃的开开心心。

????等吃完饭后,江星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段南山提议让江星去他那里住,江星却拒绝了。

????段南山颇有味道的一笑,“阿星长大了。”从段南山的眼神中,江星就能知道段南山话中的含义。

????江星在段南山面前永远都像个小孩,他嘿嘿一笑,知道段南山已经猜出来等会自己要去蒋文珍那里过夜,“段叔,其实我是清白的。”

????“用得着跟我解释么?”段南山好笑道:“我可没权力干涉你那些事情,哈哈......”

????江星淡然一笑。

????“不过,阿星,我提醒你一句,你那位蒋老师的背景不简单的。”段南山点到为止的说道,有些事他没必要说的太明白。

????江星没有接话,他也早感觉出蒋文珍不是一般普通的大学老师,至于她的身份,既然她自己不说,江星也不愿背地里察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