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零九章 金狼小组败了

月下菜花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零九章 金狼小组败了

????在得知江星平安无事的消息之后,坐在车内的江星松了口气。

????“停车。”

????江腾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缓缓的说道。

????加长版的奔驰汽车,靠路边停了下来。

????停车后,江腾从车里走了下来,扑面而来的是凌冽的晚风。

????年轻漂亮的女秘书拿起江腾的外套,随着江星走下车来。下车后,看着江腾的身影,女秘书莫名的有些伤感。

????她从来没有看到过江腾的背影如此的凄凉过,有种说不尽的悲伤,轻轻的走到江腾身边,高高的踮起脚尖,把江腾的外套披到了江腾身上。

????然后退到一旁,静静而立,目光一直停留在江腾身上,感觉心里很沉闷,她能感觉出眼前这个令自己敬仰,令自己崇拜的男人,此时心中一定很苦。

????表面上风光无限的他,其实他心中的苦从来没对人说过,一直埋藏在心底,自己一个人独自承受。

????女秘书名字叫翟子颖,她是一个细心、体贴、善良的女孩,她的容貌谈不上是国色天香,但也绝对是玉貌花容。

????她的美,并不张扬,就跟她的性格一样含蓄,但她却有着独特的气质,那种文静的犹如水仙花一般的气质,是别人模仿不来的。

????她是贫困家庭出身,所以她比一般人更懂得珍惜,能被江腾看重那是她上辈子积下的公德,在江腾身边已经呆了两年,即使自己做错了事,江腾也从来没有骂过她一句。

????她其实很少看到这个男人生气的样子,随和的就像自己的一个长辈,一个恩人

????她不知道那个自己只见过一次面的少爷和老板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对老板存在那么重的怨恨,她没权利怪罪少爷,她只是不忍看到江腾眉宇之间从未消褪过的伤痛与无奈。

????外人眼中他风光无限,他传奇多彩,只有在他身边的人才能感受到他心中的苦。

????她能感受他的苦,她知道他很累她好想替他分担,但他不曾给过她机会。

????夜渐渐深了,风吹的更加有力了,翟子颖的发丝被冷风吹的不断的扑打着脸面,一双倒影着闪闪星光的眼眸中,满是说不尽的关爱与无奈。

????又一阵风出来,穿着淡薄的翟子颖抵受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回车里吧!我一个人静一静。”

????江腾留给翟子颖一道伟岸的背影,他手中拿着烟,仰望着漫天星辰缓缓的说道。

????“我不冷。”

????翟子颖倔强的说道,眼神中划过的坚定,诉说着她想的一切,江腾不回车里,她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一支烟抽了没几口,就燃完了,江腾扔掉手中的烟头,用脚踩灭之后,看着翟子颖一眼,然后坐回了车里。

????“江总,咱们现在回去吗?差不多还能赶上唐副市长的饭宴。”

????翟子颖上车之后,轻轻的对着江腾说道。

????“不了,去东海吧!”

????江腾缓缓的说道。

????翟子颖哦了一声,心中想到看来老板终还是放不下远在东海的少爷。

????少爷一直是老板心中无法愈合的伤口。

????随后车子继续向东海方向驰去。

????“原妙,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想什么呢。”

????一家幽静的茶馆中,蒋文珍和杜原妙面对面而坐,此时茶馆内客人不算太多。

????门口的钢琴师依旧弹奏着动听的音乐,听到音乐加上茶馆的环境,似乎能让人卸掉一天的疲惫,身心俱轻。

????杜原妙浅浅的沾了一口茶水,笑的很不自然,不知道怎么了她感觉与蒋文珍在一起,有种别扭的感觉。“没什么,只是还在想刚才的事。”

????“刚才把你吓坏了吧!”蒋文珍淡淡笑道。

????“呵呵!的确很害怕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平常看到街边有人打架我就会害怕,今天我以为我活不成了呢。”

????杜原妙很坦白的说道。

????“你应该感谢江星啊!若不是江星突然出手,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呢。”蒋文珍又道。

????“是啊!这次的事还真多亏了江星,江星他真的好厉害,面对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歹徒,他丝毫不惧,你说他胆子怎么那么大呢。”

????和蒋文珍说了几句话后,杜原妙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因为他是个男人。”

????蒋文珍正色的说道。

????“珍姐,你说江星怎么会知道外面有狙击手啊!万一没有的话,那他他怎么能这样冒险啊!难道他不怕另外的两名歹徒开枪打他?他怎么这么不顾虑自己的安慰啊!”

????杜原妙脸上犹还挂着起初的担忧。

????“这么担心他。”蒋文珍打趣道。

????“没有”杜原妙口是心非的说道。

????“看的出你很在乎他,别否认哦!你若不在乎她刚才为什么那么紧张,起初是不是以为中枪的人是江星?”

????蒋文珍看着杜原妙妩媚一笑,然后又说道:“原妙,你是不是喜欢上江星了?”

????“珍姐,你说的什么啊!”

????杜原妙心中咯噔一跳,端在手中的茶杯晃动了一下,茶水都溅到衣服上了几滴,脸色越发的羞红起来。

????蒋文珍看着杜原妙摇头一笑,心中感慨,自己也曾这么单纯过,“其实,你跟江星很般配的,有句话怎么说男才女貌,既然喜欢就大胆去爱,何必让自己痛苦呢。”

????“珍姐,我”

????杜原妙看着蒋文珍愣是说不出话来。

????“是不是心中猜测,我跟江星的关系,好吧!我不否认我喜欢他。”

????蒋文珍说着话,眼中露出一种幸福的神采,她甜甜的笑了,“他真的很优秀,他那种有责任心,有上进心的男人,的确很惹女孩子喜欢。”

????“珍姐,既然你喜欢他,那你”

????杜原妙不明白蒋文珍为何要跟自己说这些。

????“喜欢并不代表霸占我无法束缚他的心,也不想束缚,因为我不想做傻女人。”

????蒋文珍缓缓的说道,说完之后她轻轻抿了一下茶水,湿润后的嘴唇显得更加的红艳动人。

????杜原妙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脑海中一直回味着蒋文珍的话。

????喜欢并不代表霸占我不想做傻女人

????包厢内的酒瓶子东倒西歪

????“流星啊!你现在比我们逍遥多了,无忧无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多好啊!”

????酒到中旬银狼对着江星说道,流星这个绰号他已经喊习惯了,在他心中没有江星,只有流星,曾经一起共患难的好兄弟流星。

????“是啊!现在的确挺好了,不用每天睡觉都紧绷着神经。”

????江星笑了笑说道,嘴上说着过的挺好,但心里的苦楚只有他自己知道。

????“流星,你知道吗,你离开部队,哥几个是多想你,多希望有一天你还能回去啊!咱们八兄弟在一起那是何等的快乐啊!”

????花豹的酒量并不大,喝了没多少就已经有了醉意。

????“花豹,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好了不提部队的事吗?”鬼精灵野鬼急忙阻止住了花豹,因为他知道部队的那些事是江星心里的伤疤。

????任谁都知道离开部队,江星心里一定很痛苦。

????“我说错了,我自罚一杯。”花豹红着眼圈,直接将半杯酒灌进肚子,根本不给人阻拦他的机会。

????此时大家都已经看的出花豹喝多了,不想让他再喝了,因为明天他们还要回部队复命,所以都没有敞开肚子喝。

????花豹又给自己倒了半杯,几人还没反映过来怎么回事就被花豹喝到了肚里。

????“花豹,你干什么,你们明天还要回部队,今天谁也不能多喝。”

????从开始江星就没有灌几人喝酒,他怕几人喝醉耽搁了回部队,要是那样肯定得受处分。

????花豹拿着空酒杯打了一个酒嗝,使劲的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过来,“我知道下句话还得犯错误,所以我提前罚了自己一杯,有些话,我不说不快。”

????花豹的眼神已经显得有些呆滞,他看着几人说道。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你用罚酒了。”

????银狼开口说道。

????“流星,咱们的金狼小组已经败了,败的很惨,常胜的名号已经被摘去了,输了彻底的输了”

????花豹说着话,使劲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一脸伤痛的样子。

????“输了?”江星听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然后对着银狼急切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金狼小组的全体成员均都面带羞愧的低下了头,银狼叹了口气,“好吧!本来这件事不想告诉你的,既然花豹已经说出来了,也就没有必要对你隐瞒了。”

????“一个月前,华西军区的某位领导带着七名战士到我们军区,出言找我们比试,起初参谋长根本不屑那支刚成立的行动小组,随便派了一个小组与他们比试。”

????银狼说到此处,话音一顿然后接着说道:“可谁曾想到派出去的小组,人家只用了紧紧一个小时咱们的人就败下阵来。”

????“来自华西军区,光芒特别行动小组那七个人很狂妄,虽然没有直言讽刺我们东北军区,但那话语的意思听起来却极为的刺耳。”

????“最后我们答应与他们比试,杀杀他们嚣张的气焰,流星你可知道结局?”

????银狼端起半杯酒便灌进了肚中,面上依旧带着不甘,“结局就是被人嘲笑说“金狼小组”不过如此。那次我们真的输了,心中是有不服,但也改变不了对方只躺下三人,而我方就全部阵亡的事实”

????输给一个刚成立的光芒小组,的确是对金狼小组的一种侮辱,此时金狼小组每个人脸上都有着难以昂制的愤恨与不甘。(未完待续。